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九天文学网 > 修真小说 > 绝色毒医王妃 >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忘恩负义

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忘恩负义

这些人的行动很迅速,目标也很明确。

但城门紧闭,周围又有巡夜的护城卫巡逻,想要这么跑可是插翅难飞。

因着龙天昱难得的态度,她非常努力的分辨着这几个人的身影。

但有几个穿了斗篷,看不太清楚身形。

而剩下的,又实在是陌生。

直到,她看到了一个缀在后尾的人。

挺拔的身影坐在马背上,跟前面的那些人躲躲藏藏的态度不同,这人看起来始终不紧不慢。

虽然看不清楚五官,但她就是莫名的感觉到熟悉。

到底,是从哪看到过呢?

这些人也不知是有何凭仗,居然没躲也没藏,而是直直的冲着城门来了。

她忽然间觉得耳垂有点痛,转过头怒瞪那个咬了她的人。

只见那人眸色幽深,隐隐还有些不悦。

“你在看谁?”

“在看下面的人啊!”

“不许盯着某一个看。”

“是你把我带过来叫我看的。”

“我没让你看得那么专注!”

林梦雅翻了翻白眼,这醋王近来真是越发猖狂了。

好在她今天心情好,懒得跟他做这种无聊的口舌之争。

揉了揉饱受折磨的耳垂,为了让这个小心眼放心,她小小声的问道:“那个最后一个骑马的,你看着熟不熟?”

龙天昱还没尝够她小巧犹如白玉般的耳垂,人不过瞥了一眼,就答道:“不认识,不过此人的武功不错。”

“你们交过手?”

“没有。只是看这群人里头,他的马是最稳的。”

她不懂御马术之类的,当然也就看不出来那么多。

只是她越看,越觉得那人熟悉得厉害。

但还没等她看多仔细,下面就爆发了冲突。

刚刚到达城门下的这一伙人,居然能拿出白家的令牌来,让护城卫临时开一下门。

本来他们也没想这么听话,就等着趁护城卫不备,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然后强行打开城门。

却不想还没等亮出兵器来,周围就突然间蹿出两队人马来。

火把,照亮了整个城门。

那些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人,此时却绝望的发现,他们依然是四面楚歌,再也没有逃出去的可能了。

一人走了出来。

火光中,那人下巴上的一撮小胡子,不再只有风流倜傥,而是带着三分失望与怒意。

他一步步的,朝着被护在最中央的那个人走过去。

抬起头,他眼中跳动的火光,盛满了痛苦。

“嘉柔,你就是这么回报你三叔的么?”

什么,白嘉柔?

城楼上,同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林梦雅,也有些惊讶。

且不说白嘉柔那个动不动就梨花带雨,哭得肝肠寸断的小性子。

就凭着她那白莲到奇葩的脑子,还能策划过这些事端来么?

当真,是人不可貌相,还是给人当了枪?

“三,三叔...”

怯怯的声音,依旧带着几分哭腔。

这若是放在从前,白实安哪里舍得如此对待他最疼爱的小侄女。

可事实胜于雄辩。

白实安冷冷的看着那个,穿着黑色斗篷,带着斗笠的女子。

言语中,早就没有了那份叔侄间的慈爱与亲切。

“三叔对你很失望,自你出生开始,白家上下都把你视若掌上明珠。不管是我,还是你祖父,亦或是你大伯跟你爹娘,都对你如此宠爱,你为何要背叛我们,背叛整个白家?”

被自己视若亲女的孩子出卖,白实安不可能不心痛。

中间的女子掀开了斗笠,一张清丽消瘦的脸,出现在白实安的眼前。九天文学<网<www.jiutiANwenxue.coM

“三叔,我是不得已的。我知道你们疼我,但是你们一定会把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。三叔,我什么都可以遵从你们的意见,可这件事关系到我一辈子的幸福,我只能如此。”

如果不是亲历者,光凭着白嘉柔声泪俱下的恳求,林梦雅肯定会把白家人都当成封建老家长。

但白家不是,甚至于为了这个不争气的孙女,白家可以全然不顾脸面,来她这里逼婚。

她虽然狠狠的整治了一番白家,但却知道白家对于白嘉柔,已然算得上是仁至义尽。

反而白嘉柔,才是最自私的那个。

白实安没想到,白嘉柔居然如此无耻。

他收起心中的最后一点点的亲情,再次抬眸,便是冰冷一片。

“现在你下马,跟着我一起回去认罪,我还可以跟你祖父求情,饶你一命。”

白嘉柔咬住娇嫩嫩的唇瓣,她不要回去!绝对不要回到那个可怕的地方!

那里,没有人会为了她着想,没有人会站在她这边。

“不!三叔,求您不要逼我!您放过我吧,就当以后,白家再也没有我这个人了行么?”

她眼泪滚滚,一张小脸已然是可怜至极。

但往日里对她疼爱有加的三叔脸上,却再也看不到任何妥协与温柔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!护城卫听令,白嘉柔勾结外人,对白家不利。这些人,必须留下来。如有反抗,就地格杀!”

清冷的夜风,把他坚定的杀意,带到了林梦雅的耳边。

她看着今夜格外决绝的白实安,眼中闪过一抹欣赏。

果然,她没看错。

比起心思相对简单的白淳安跟稳重踏实的白华安来说,其实白实安才是那块藏在角落里的璞玉。

从前只是没机会,且他也是为了家族稳定,有意藏拙。

可若是跟着她回到了宫家,他必然会有机会,大展拳脚。

“要是白家老爷子知道,肠子非得悔青了不可!”

她有些小得意,白家还不知道他们这次,可是亏大了。

不仅一库的藏书到了她的脑子里,就连跟着一起回去的“人质”,那都是整个白家最宝贵的人才。

可以说,她相当于挖走了白家的一半私产。

下面的混战十分激烈。

那些人处处拿着白嘉柔来挡刀,使得白家护城卫这一头,束手束脚。

毕竟三爷虽然这样说了,但白嘉柔到底还是他们白家的小姐。

不到万不得已,他们又怎能杀主?

但蚂蚁可以咬死大象。

最终,那些黑衣人越来越少。

剩下的几个人,一边控制着白嘉柔,一边围成了一个圈,与越来越近的护城卫对峙。

随着火光靠近,她也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厉害的人的长相。

怎么,会是他?

只一瞬,她就冲出了龙天昱的怀抱。

后者没反应过来,刚觉察到不对劲的时候,就看到那女人又折返了回来。

“龙天昱,快!我们现在就下去!”

她眼睛亮晶晶的,激动异常。

龙天昱知道吸引她的,不是那些人的打斗,而是其中的某一个人。

无论这个人是谁,都让他心里头有些不太好受。

林梦雅想得可没他那么多,他现在满心满眼,都是惊喜的感觉。

城门下,胜负已分。

那些黑衣人寡不敌众,死得多,活得少。

唯有那最后几个,仗着其中一人武功强劲,才勉强支撑。

白实安冷眼看着到现在,依旧执迷不悟的侄女。

若非护城卫手下留情,只怕她早就死了几百回了。

此刻,她只是流着眼泪,不住的恳求他,希望他能放他们一马。

不知为何,他只觉得白嘉柔的眼泪,实在是廉价得很。

每一次她受了委屈,或者是想要什么,都自会用眼泪来达成目的。

久了,谁都会烦。

也许,应该像是有些人一样,用尽手段去争取,才是正途。

他短暂的分了一下神,却发现自己居然还在想某个早就应该断了念想的人。

摇了摇头,他振奋精神,正想要让护城卫们围上去剿杀的时候,只听得人群外面,飘来一道清亮的声音。

“且慢!”

不知为何,那战得极其勇猛的黑衣男子,却是浑身一震。

手中长刀瞬间被护城卫挑开,叮咣落地。

但他却无暇顾忌,一双眼睛甚为激动的,紧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只见不远处,一男一女结伴而来。

两人走入了包围圈,站在了白实安的眼前。

“抱歉,白三爷。这本该是你们的家事,只是我实在是不能袖手旁观。”

女子清秀优雅,声音却比刚才低沉了不少。

黑衣青年眸色一暗,难掩失望。

但他现在已经没了兵器,只能束手就擒。

白实安瞥了一眼,就知道大势已定,转而认认真真的,看向了女子。

“苏姑娘,你怎么来了?”

却是有意无意的,忽视了站在她身后的那个人。

可惜,那人气势太足。

就算是不说话,往那一站都让人不得不去注意到他。

“我来,是希望能带走一个人。”

白实安有些意外。

“哦?是谁?”

“就是他。”

她芊芊玉指,指向了人群里的那个沮丧的高挑青年。

白实安也看到了,不过,面上却有些为难。

“姑娘,不是我不帮你,而是这些人是陷害我白家的元凶,我不能就此放过。”

“我知道,旁人您都可以带走,唯独他,我希望你能留给我。我保证,能掏干净他肚子里的一切,如何?”

这...

白实安十分怀疑,狐疑的在这两个人身上来回的看了几趟。

不是他不相信苏梅,只是,这人突然跑出来要人,未免太奇怪了。

“白三爷误会了,我不是想要放走他。我敢保证,他绝不会是主谋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
香港特马网站